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3章 画中人
    傲神宗,落云峰上!

     一间破旧柴房中,里面放着一些木柴,跟一些枯草,犄角旮旯边,还有小老鼠的窃窃私语,一根木柱前,盘坐这一个青衣男子,男子长像很普通,既不清秀,也不俊美,可却给人很踏实的感觉。

     陈木凡修炼了一番,睁开了眼睛,他已经被关在柴房两天了,神情流露出一丝担忧,小狐狸离去的样子,让他心中一痛!

     他让苏如诗别去景阳峰传话,也就意味着他活不过几天,竟然决定了的事情,陈木凡从不后悔,只是怕小狐狸乱来,已小狐狸的性格,他绝不会安分守己,定然想办法救自己出去。

     他早把涂小安当成自己的兄弟,自己的弟弟,弟弟犯了错,当然由他这个哥哥承担,如今偷吃了轻水掌教的灵果,事情绝非那么简单,希望小狐狸别乱来。

     他一个景阳峰的外门弟子,死便死了!

     思忖间,眉头皱着,柴房的门开了,款款迈进一位气质典雅,温婉动人的女子,她一身淡粉色的长裙,上配一件素淡的白纱衣,极为淡雅的装束,就在进来的那一刹那,深深的吸引住了陈木凡的眼睛,颤了颤身子,忙不及的站了起来,有点紧张!

     “你都两天没吃东西了,一定饿坏了吧!”

     苏如诗声音温声细语,如涓涓细流,流淌入心间。

     “我...我不饿...!”陈木凡痴痴呆呆的回了句,不敢正视她的眼!

     “这是我亲自煮的粥!”苏如诗看着他木讷的样子,不禁蜿蜒一笑,端到他跟前,轻声:“你尝尝,做的不好,别见怪!”

     “轰...!”

     陈木凡的脑子猛然被炸开一样,半天没反应,她说,她说亲手为我做的吗?!

     微微的抬头看向面前的苏如诗,鼻子吸入是她淡雅的芳香,那张容颜笑颜如花,细致乌黑的长发,松散的披于双肩之上,柔美动人,让人不自觉心生怜惜之情!

     “我不太会做,想了想,你饿了两天,还是吃点清淡的比较好!”

     “那个...我...!|”陈木凡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好!

     苏如诗静静看着眼前连清秀都算不上的男人,耐心等待他想说的话,看着他吃瘪的样子视乎很有趣!

     “谢谢...!”

     半天憋出两个字,陈木凡满脸涨红。

     她浅浅一笑,一点都不失望,仿佛早知道结果。

     “你慢吃!”苏如诗看了看眼前木讷的男子,转身离去,走了两步之后停顿了下,开口:“你真的不需要我传话到景阳峰吗,我师父向来一言九鼎,再过一天,恐怕...!”

     “多谢你的粥!”陈木凡答非所问!

     苏如诗怔怔的看了看他,微微叹了一口气,走了!

     回到房间的苏如诗来到窗前呆呆的站了一会儿,一阵微凉的细风,撩动她那不太安稳的思绪,她来到梳妆台前,打开抽屉,里面摆放着十几副画卷,她从最里面熟络的抽出一副,打开,浮现画面。

     她记得第一次去紫竹林,那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湛蓝的天,紫色的竹,清凉带着竹香的风,一位少年提着发了绣柴刀,汗如雨下的砍着竹子,一刀二刀,横劈,竖劈,那张平淡的脸颊,即使在阳光的映射下,依然好无色彩,可那一刻却深深的吸引住了她的眸!

     从此之后,不管苏如诗何时何地去紫竹林,那砍竹的少年总会进入她的眼帘!

     见多了,习惯了,便深深的记住了!

     某天不知为何,她把记忆中的画面,变成了一副画,画的不算完美,不算满意,平平淡淡砍竹少年,可却总是不经意间的拿出来看两眼。

     “呆子!”她看着画像,嗔了一声。

     这一刻她风情万种,美得不可方物!

     .................

     岩洞血池中。

     小狐狸在血池中漂浮着,细看之下,会发现血池的血水颜色已经变淡了不少,已经说不上血红了!

     涂小安醒了,发现自己在血池中,幽暗的环境,阴森的风,还有鼻端中钻进的血腥味道,让他倏地清醒,这时他看到不远处同样飘浮着的巨蟒尸体,顿时吓得一跳,记忆闪现,他悲从中来!

     “小果,你死的好惨!”

     “小安帮你报仇了,你虽然被这可恶的巨蟒给吃了,可好歹不会变成它的粪便,你安息吧!”涂小安抽搐伤感的声线,突然想起了什么:“糟糕,不知晕迷了多久,木凡哥怎么办!”

     风吟果,风吟果,幽林山脉那么大,只怕找不到了!

     涂小安爬到巨蟒的尸体上,看着血池中醒目的那株植物,如今只能摘了三颗血葡萄回去了。

     小狐狸重新进入血池中,游到了那株植物面前,摘了一颗下来,放到鼻子前闻了闻,没有那股血腥气味,反而是一股脾人的异香,血葡萄红彤彤,即使摘了下来,还一闪一闪红光,能很明显的感觉到果实中蕴含纯粹的能量!

     “真是好东西啊!”涂小安贪婪的盯着血葡萄,咽了咽口水。

     那么好的东西,小小一颗就足够抵得上老巫婆的风吟果了,不如小安自己先吃一颗,拿一颗给老巫婆当赔偿,在给木凡哥一颗,刚好。

     涂小安又打起了小九九,眼睛越发的明亮,不知不觉就把血葡萄放入了口中。

     顿时全身清爽,说不出的舒服,血葡萄蕴含着极为纯粹的能量,一股脑的融入了他的体内。

     “痒...痒...!”

     涂小安突然大声,全身变得很痒,好像要...对,是达到了三洗吾身的第二阶段了!

     想想也对,这几天,他吃了太多的好东西,先是风吟果,巨蟒的胆汁,加上血葡萄,小狐狸的身体上充满了力量。

     一直期盼的三洗吾身第二阶段快点来临,可现在不行,他要回去救木凡哥,不能把时间浪费在这里。

     全身奇痒太耐,忍,必须忍,马上回去。

     涂小安连忙摘了剩下的二颗,一跃出了血池,连看都没回头看一眼,就迅速的离开了岩洞。

     当小狐狸出了岩洞,彻底离开了小山谷中的时候,几个小时后,小山谷中出现了一头可怕的赤焰虎,四阶巅峰凶兽,样子狰狞可怕,浑身仿佛燃烧着火焰一般,就算是亲传弟子都难以力敌。

     可这头可怕赤焰虎的背上居然坐着一个人,一个身披血红袍子的瘦小老头。

     瘦小老头来头很大,绰号血袍老怪,在新江郡城可谓臭名昭彰,邪道中人,性格乖张,传闻他喜欢吸食人血,几年前被各大势力联合围剿,从此消声灭迹。

     血袍老怪一进谷中就发现不对劲,立刻吹促着座下赤焰虎进去岩洞,很快就来到血池面前,看到血池中飘浮巨蟒的尸体,他眼睛一眯,犹生不好的预感,立刻朝血池中央的那株植物看去。

     光秃秃,只有枝叶!

     “啊...!”血袍老怪勃然大怒,如厉鬼般大叫:“我的血菩提,到底是谁干啊!”

     此刻血袍老怪杀意涛涛江水汹涌,一身血袍噌噌作响,他面目狰狞,一对双目阴冷的如恶魔一样摄人!~

     “何方歹人敢偷老怪我血菩提,如被我查到,定然将你生刨血吃不可,气煞我也...!”

     他怒不可遏,血袍下的脸颊狰狞的令人发指,只见他怒吼一声,一脚跺地,砰,砰,砰,岩洞地动山摇,血池猛然爆炸,水花四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