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一章 惹祸上身
    第一次模拟考试匆匆来袭。柳如默考得很理想,毕竟英语终于补上来了,但柯悦珠却因理综失误而一落千丈。成绩出来这天晚上,柯一个人站在阳台上发呆,心情很低落。柳刚想过去安慰她,她身旁的胡来突然向她靠拢,开始和她搭话。柳只好站在旁边排队等待,其实,在柳之后不知还有多少人也在排队等着安慰她呢!

     “珠珠,看来你还得搬到我前面来坐!”胡来安慰完便自己进了教室,柳见她还是没有开心起来,便走过去开玩笑道。

     “我才不呢?”柯悦珠终于笑了,两个小酒窝圆得诱人。

     “你忘了自己坐我前面那段时间物理是何等风光了吗?”柳笑着说道。能把柯悦珠逗笑,本身就是件很有成就感的事。

     “可是现在你搬去了最后一排,坐你前面的话,我会看不见黑板啊!”柯悦珠的嘴唇蠕动了几下后,转过头去看着柳说道。脑袋随着口里吐出的字句微微点了几下。柳一边认真听着,一边端起杯子喝了口水。

     “开玩笑啦!说正事,珠珠。我相信你只是一时失误,你也要相信你自己!不如我跟你打个赌吧?如果下次你考了第一名,我请你吃饭。如果考不得第一,你请我吃!怎么样?”柳喝完水后,认真地说。柯没有反对,也就算同意了…  …

     其实柳刚说完就知道这顿饭自己是请定了。柳对柯悦珠太了解了,最近每次成绩单发下来,他第一个看的不是自己,恰恰是柯悦珠。他自己的不用看他也知道,是进是退,是进会进多少,是退又会退多少,英语试卷一发下来,他便可以下结论,不必等到成绩单把所有的阿拉伯数字都白纸黑字打出来,才开始集中开心或集中忧伤。

     柳特别在乎柯悦珠的成绩,是因为柯一直是他要赶上并超越的目标,他将这个目标分两步走,第一步是赶上,第二步是超越。以前柯总让柳感觉遥不可及,后来高二下学期他实现了第一步,最近他终于实现了第二步。上次月考和这次模拟考,柳如默皆在柯悦珠之前,但柳有种预感:柯悦珠势必会东山再起。因为柯的物理虽弱,但英语太强,足以让柳再次望而却步。

     模拟考刚结束不久就是元旦假。进入高三以来,校领导对假期越来越吝啬,所以大家都分外珍惜每一次来之不易的假期。最近这几次月假不知是谁开始带的头,一到放月假那天早上,一向混乱的早读就会变成齐读。一开始是后排的几个同学大声齐读,然后大家也跟着读,有时是齐读一首诗,能背的人合上课本跟着大家的节奏背,不能背的就看着书朗读。朗读节奏惊人地一致,没有一点杂音,纯然像是一次完美的大合唱!

     语文老师和老班偶尔会去教室督读,老师一进来,大家马上又切换到混读模式。老师一走,又逐渐恢复齐读。放假那天如果是英语早读,没法齐读,柳如默一桌总会趁“乱”献歌几首,平时他们唱歌,旁桌的霍绍雷只会在他们唱到高嘲时附和着唱几句,但每到放假这天,就数他霍绍雷唱得最深情了…  …

     这次元旦假,柳回了外婆家。他今年不回外婆家过年,但上次他回去,外婆一再要求他回去过年,所以他想提前回去看看他们,算是为不回去过年的补偿。他应继父的邀请,今年要去湖南见见爷爷奶奶和弟弟妹妹,这将是他第二次叫人奶奶,第一次叫的是叶剑琦的奶奶。

     久违故乡月,未渎故乡人。

     瑟瑟凉风惊,浮云酿冷晕。

     自愧无才与,举杯空对月!

     假期只有三天,除去来回的时间,其实两天都不足。这次回家,柳一直怀有一种惆怅的心情,刚到家那晚,思绪万千,遂得这首小令。他和古人一样,喜欢把愁绪寄托给月亮。诗词重在锤字炼句,此令中的“惊”和“酿”就锤炼得颇有几分深意。

     元旦假回来便是第二次模拟考试,柯悦珠正如柳如默所料想的那样,考了个第一名。也许不仅柳有这样的预感,柯这段时间的努力,让很多人都感到可怕,尤其名次排在她前面的那些人。

     柯经常连午饭都不吃,午睡也不睡地刷理综题。以前她经常向柳如默请教问题,但现在很多问题柳如默得向她请教,柳如默有时倒挺不服气的,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天道酬勤吧!

     当然柳如默非常乐意请她吃饭,毕竟这样的机会是多么来之不易啊。柳是第一个单独和她吃饭的人,柳一直很担心她会拒绝,毕竟那晚柯并没有明确表示赞成。尽管柯似乎从来没有拒绝过柳的邀请,但在那个年代的那个年纪,一个女生和一个男生单独吃饭这种事还是有几分严肃的!

     成绩单下来这天刚好是星期天,早上第三节课刚下,柳如默就跑到柯悦珠桌旁,就像叶剑琦跑到自己桌旁那样,和科说了自己决定在下午兑换自己的承诺的事,并征求她的意见。柯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继续低头看书,一头乌黑的秀发披散着,柳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也就猜不出她的意愿。

     柳如默一直劝到上课,柯还是没有点头。因此,最后一节课上,柳整节课都有些沮丧。但最后一节课结束后,柯悦珠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急着回家。柳如默当然明白她的用意,马上开心激动起来,他将和这位众男生心目中的女神单独吃饭,这是多么荣幸的机会啊!

     “你还不打算走吗?”等大家走得差不多后,柯起身将挎包挎在肩上后,回头对柳说道。柳赶紧扔掉笔,起身追了出去,带着无比欣喜的心情和她一起去了“瓦罐小吃”,点了两锅铜锅饭。

     “我和胡来他们经常来这里吃这种铜锅饭,几乎每个星期天都要来吃一顿。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有时甚至一个下午要吃两顿!”柳拿了碗筷和配料后,打破了沉默。

     “其实我家就在附近,但我却一直没发现这里有一家这样的饭店。”柯有些惭愧地说。

     “啊?其实我们经常从珠珠家楼下经过,只是一直不知道珠珠家就在楼上,哈哈哈!”柳惊讶了一声后,开玩笑道。柯悦珠也跟着羞涩地笑了。

     “你感觉味道怎么样?”饭菜端上来,柳看着柯吃了一口后,问道。

     “我觉得跟普通的炒饭差不多啊。”柯悦珠咽下口中的饭后,一本正经地说,毫无违和感。

     “其实我一直觉得你很多观点都很特别。以前汤圆饺子我们向你推荐炸洋芋时,你说你觉得所有的洋芋都一个味,就像今天吃了铜锅饭,你也觉得它和炒饭差不多!”柳一边帮柯夹起一块酸萝卜,一边说。柯没有回应,只是微微一笑。

     “其实我对此进行过专门的思考。我们普通人吃洋芋注重的是洋芋上的佐料,所以感觉各家炸的洋芋味道各有千秋;你则更注重洋芋原来的味道,所以觉得哪里的洋芋都是一个味,这是很自然的事,洋芋无非就是含有淀粉,我想你说的‘一个味’应该是指淀粉的味道。你的境界,相当于吃到了洋芋的‘灵魂’,我们普通人只吃到它的‘柔体’。按照这个理论,你今天吃铜锅饭想必也只吃到米的味道,而没尝到饭里的佐料吧?”柳放下筷子,开始长篇大论。柯一边吃一边听着,柳说最后一句时,她险些将嘴里的饭都喷了出来。这次约饭,总体来说双方都挺开心的。

     胡来知道这事后,缠着柳如默问长问短。叶剑琦知道后,表面上看起来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也很在乎,这之后有一次她和柳一起去足球场散步,其间柳不小心提起了柯悦珠。但柳还没说完,叶使劲瞥了柳一眼便转身走了,把柳一个人丢在空旷的足球场上。柳呆呆看着叶没有一丝犹豫决然离去的背影,欲追又止!当叶渐行渐远的背影最终消失在转角处后,柳像泄了气的足球,一下子瘫坐在冰冷的草坪上。

     这时,远处突然传来几声乌鸦的啼叫,叫得他心里泛起一阵又一阵的凄冷。柳回过神后,发现远处好像有人向他这边走来,他以为是叶回心转意找他来了,但定睛一看却发现是梁小威和祝子荣。此刻他再也受不了了,打算赶紧离开这个令他心碎的地方。

     一个人的旅途最不想看到两个人的风景。柳如默刚起身,梁祝也发现了他,遂齐声喊道:“小曹!”但柳假装没听见,径直向教学楼走去了。这样的狗粮他受不起。这天柳气得吃不下饭,甚至睡不着觉,他第一次只吃了几嘴菜,就把剩下的饭菜全倒了。凌晨2点多,他还静静地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只听得围墙外传来几声令人毛骨悚然的猫叫声“喵…  喵…  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