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章 千钧一发
    又是一个星期天下午,因为久阴初晴,打球的急着去打球,逛街的急着去逛街,刚放学教室就变得空荡荡的。叶剑琦却没有离开的意思,只是频频回头看柳,柳如默也在频频看叶,其间他们的目光不知相遇了多少次。

     “参谋长,你在干嘛呢?”叶终于等不及了,悄悄跑到柳桌旁从柳手中夺走他正在写字的笔。他们在周四的体育课上闹了点小矛盾,叶是专程留下来找他讲和的,柳则是专程留下来等叶去讲和的。所以放学后,他们才看彼此看得那么频繁。

     “我看看你这么认真到底在写什么!”叶说着便伸手抢走了柳的草稿纸,柳则依然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不太想搭理叶。叶被草稿纸上的东西惊呆了,她看见16开的草稿纸上密密麻麻,写满了自己的名字“叶剑琦”。

     “参谋长,你到底在干嘛呀?为什么要把我的名字写这么多遍?”叶把草稿纸展开指着上面的字问道。

     “我难过的时候,写你的名字能让我开心起来!”柳还在为体育课上的事生气,冷冷的说了句。说完抢过纸笔,打算继续写。

     “不许你写我的名字!”叶被柳的冷漠激怒了。

     “好,那我写珠珠的!”柳还没发泄痛快,继续刺激叶道。说完便开始在草稿纸上写“柯悦珠”。

     “哈哈,你写的‘柯悦珠’没有‘叶剑琦’好看!”等柳写了好几个“柯悦珠”后,叶开玩笑道。她知道柳还在生气,体育课主要错在自己,便没有因为柳的刺激而生气。见叶没有生气,柳的气也消得差不多了。他们每次只要说到

     这个程度,也就算和好了。

     “我想去网吧把手机照片拷贝到U盘里,我的手机内存已经满了。你可以陪我一起去吗?”见柳笑了,叶便趁机说道。

     柳点了点头,叶便拉着他一起去小卖部骑了车,打算去虞美人旁边那个网吧。以前叶不想回家,但为了和柳一起出去玩,也常像这样故意找事给柳做。U盘是她上次生日柳送给她的,柳的初衷是听她说自己的手机内存经常被照片挤满后送给她专门存照片的。其实她自己也会拷贝,她只是想多和柳如默在一起待会儿…  …

     这天他们刚进网吧,碰巧遇到了叶剑琦的初中同学任平生。叶有意避开他,但还是被他发现了。他惊讶地叫了叶剑琦一声,叶则只是冷冷地回应了一下,一副无地自容的样子。柳见他们相互认识,也礼貌地给任平生打了个招呼,但他没有理睬,甚至一脸敌意,只是一个劲地缠着叶问长问短。

     叶感觉很尴尬,故意不理睬任平生想让他知难而退。但他依然不依不饶,柳感觉任平生看叶的眼神绝非同学或普通朋友那么简单,实在看不下去,便走上前去试图把任推开。柳走上去刚想开口,任平生便先发制人,抬头对柳吼道:“走开,没你的事儿!”

     这时叶转身扯着柳的袖子就要往外走,但柳显然已经被激怒了。顺势拉住叶的手,将她揽到身后,深深吸了一口气,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慢慢抬起头对任平生说:“你没看见她不想和你说话吗?你这么缠着人家是什么意思?”

     “我跟我初中同学说话关你屁事?!”任平生向柳靠近一步,歪着脑袋吼道。形象恰似一个街头二流子,明显是经常出没网吧养成的习惯。

     他们一言不合就吵起来,还差点动了手。幸亏接近动手时,叶及时站出来阻止了这场一触即发的单打独斗。之后柳被叶强行拖出了网吧,任平生也被一直站在他身后观架的跟班拉住了。

     本来这场风波到这里算是和平化解了。但柳叶刚走到自行车旁,任平生的跟班便追出去朝叶剑琦骂了句“臭表子”,与此同时左眼向上翻了两次,这时柳才发现原来他左眼和常人不一样,看上去应该是受伤后做过手术的。刚刚在网吧光线不好,柳和叶都没看清这跟班的模样。这副样子使他看起来比任平生更像一个小混混。

     叶剑琦低着头,没有作声,只是一个劲地拽柳如默的手臂,示意他赶紧离开,不要和这小混混一般见识。柳瞬间怒气冲冠,撇开叶的手握紧拳头向小混混走过去,小混混依然直瞪瞪地看着柳如默。柳朝他左眼就是一拳,小混混应拳倒下。

     “你可以骂我,但是不可以骂她!马上给我向她道歉!”柳指着正在从地上爬起来的混混吼道。这时叶已经委屈地大哭起来。

     混混和任平生一样个子矮小,自然不敢还手,只是一个劲地盯着柳如默,左右捂着他的残疾眼,嘴里嘟囔着,似乎和柳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显然是那种口气比脚气还大,力气却比微风还小的混混。柳吼完就安慰叶剑琦去了。这时,任平生突然从网吧里冲出来,直接跑到他跟班旁边将他拉到自己身后,看样子已经猜到刚刚发生的一切。

     后来,任平生问清事实并劝跟班向叶道了歉。见叶剑琦的心情渐渐平复,柳也象征性地跟任的跟班说了句“对不起”。幸亏柳出拳时突然想起了初中时因跟几个外班人抢滑板玩引起纠纷被学校记了一次大过的事,打到混混身上前及时收回了一部分力量。所以混混并没有什么大碍。况且自己有错在先,也就勉强接受了这个结局。

     回到学校后,叶才把一切告诉柳。原来任平生以前喜欢过她,初中毕业后,因为任平生做了些过分的事,叶便主动和他断了联系,同学聚会叶也有意避开他。但他太痴情,叶拉黑他的QQ,他就换一个QQ继续让她拉黑;叶不接他的电话,他就借同学父母的手机换着给她打;叶从不理他,他还是每天去空间给她留言问好…  …

     知道这些后,柳突然对这位仁兄敬佩之至,肃然起敬。他总感觉自己可能会成为第二个任平生,的确,叶剑琦就是那种说不出哪里好,但谁也代替不了的人。后来任平生突然加了柳如默的QQ,并且和柳说了很多祝福的话。但柳能感受到他并没有真的放下,而且他对叶用情之深远胜自己…  …

     “参谋长,自从我那天吃了你们倘塘的炸洋芋,就真的不想再吃其他地方的炸洋芋了/嘴馋”收课外假的前一晚,叶给柳发了条消息。

     “我明天可以给你带,但我还没到宣威就凉了。凉了就不好吃了,既然你这么喜欢,那以后我做给你吃吧!”柳知道叶的意思是想让自己第二天经过倘塘时给她带炸洋芋,因为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这样暗示了。

     “不仅要做炸洋芋,你还要亲手做一顿饭给我吃!”过了一会儿,叶激动地回道。

     “如果你为我留的头发还在,我就做给你吃!”柳思考了一会儿,不知怎么又想起了叶的头发。

     “那如果我以后都不剪,你可以为我做一辈子的饭吗?”叶想起了自己的病情,有些惆怅地问道。

     “别说一辈子,一万辈子都行!”叶这么一问,柳也陷入了惆怅…  …

     今年的雪来得较晚一些。12月中旬才开始下雪,因为是高中生涯中的最后一个冬天,早自习下完第一场雪后,大家都纷纷往楼下跑,意在找个合适的地方合影。此番美景,柳如默只想和叶剑琦合照留念,但下雪这天叶正好到医院复查去了,所以柳没有任何拍照的*,只是静静看着雪景,想象着有叶在的场景,回到现实后发现叶不在,遂又感慨万千起来。

     这天早上第一节课上,他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打雪仗。刚下课,他先和欧阳墨琪说了他的想法,得到欧阳的大力支持后,又站起来向大家宣布了此事。很多人纷纷响应他的号召,于是一群人就跟着他向操场跑去了,操场旁有花坛,花坛里堆着厚厚的一层雪,正适合打雪仗。

     一开始是所有人打柳如默一个人,后来有人给柳如默帮忙后,他们又把锋芒转向那些帮忙的人。给柳帮忙的人或者说误打的人越来越多后,逐渐形成了两个队伍,一队由柳如默率领,另一队由诸葛圣带领。令很多人惊奇的是,柯悦珠也加入了这次雪杖,而且在柳如默的队伍里。一大波人你追我打,玩得特别开心,堂堂高三年级的大哥哥大姐姐们,此刻全然像是一群小孩子,天真而烂漫。

     下课时间是10分钟,然而大家却感觉只过去几秒钟上课铃便响了。连手都还没打麻木,打得很不痛快,于是决定下节课再去。但第二节课下,柳刚想站起来呼吁大家出发,学校的大喇叭就开机了,里面传出一个通知:雪天路滑,容易摔到,请同学们不要在校园里打雪仗!请同学们不要在校园里打雪仗!如果被我们抓到将严肃处理!我们将严肃处理!

     这是校长的声音,显然是他们上节课打的位置选得不太好,被校长在综合楼上看见了。通知一出,原本激情澎湃的大家马上像被晒蔫了似的都乖乖坐下来了。真是炒蛋,如果校长不发这个通知,这节课是课间操时间,下雪做不了课间操,便有25分钟的休息时间,足够让他们打过瘾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