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情深缘浅
    最近不知怎的,柳如默和汤婉如又闹变扭。两人谁也不理谁僵持了一个星期。汤婉如在等着柳如默约她打球,她知道柳肯定会找她谈。而目前他们之间最好的谈话方式仍是一起打一场篮球,但柳还没来得及约她便遇上了课外假。这是本学期最后一次课外假,他俩都不想把问题留到考前那个月,都决定回家后在电话里好好谈谈。

     “喂…”柳如默刚想拨号,汤婉如先打过来。

     “嗯,我在听…”柳如默强忍着泪水,淡淡地说。

     “唉…”汤婉如叹息了一下后,双方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最后是汤婉如的啜泣声打破了沉默,柳最见不得也最听不得别人哭,自己也会被惹哭。在懂的人耳里,哭声传递的不仅是痛苦的信息,还包含着接下来想说的一切!这次通话时间不短,但两人说的话加起来还不到五句……

     哭永远是最有效的发泄方式,大哭一场后,心里一切的痛苦、委屈什么的都会被泪水冲得一干二净!汤婉如是个每天坚持写日记的女生,这天她的日记是这样的:

     6月30日——星期天——雨晴

     雨,总是伴着太阳下的。

     今天和参谋在QQ上聊,感觉他是怨我的,他以为我不想理他,我以为他不想理我。文字总是无力的,最后我和他打了通电话。他哭了,我也哭了。后来的后来,就这样和好了吧。

     他们和好后,幸福重新回到他们身边。这样的小打小闹反而增进了他们之间的友谊,吵过哭过以后,他俩的感情更深啦。

     越是害怕的事情,越是来得快。期末考最终还是来了。最后一天只上午有一科,下午按照惯例是自由活动。这天也在惯例之内。

     吃完中午饭,柳如默只打了一小会儿篮球便回了教室。他抗拒不了第二天就要分班的现实,只希望今天能和孙诺凡多说几句,这样即使分了班也不会马上变得陌生。

     柳回教室时,孙诺凡还没回去。教室一片混乱,有人在看电视,有人在打牌,有人在唱歌……趁着混乱,他和苗泽明目张胆把象棋摆在课桌上下起来,之前都只敢在宿舍偷偷下,今天算是拼了。下了几盘后,柳如默自动退出让胡来和苗泽下,自己到教室外面的走廊上和汤圆打起了羽毛球,但隔壁178班几个吊儿郎当的男生非要让柳如默退出让他们和汤圆玩,他对这几个男生的起哄有些恼怒,便退了下来,等了好久还是没能上场。其实他们一点也不是汤圆的对手,只是不甘心输给女生,所以便赖着越打越想打。柳如默很生气,打算进教室继续下棋。

     “参谋长,你不打了吗?”他正往教室走时,汤圆停下球拍问道。球飞过来打在柳如默的身上,但他没有搭理,一个劲往教室里钻。

     他本来想说:“你和他们打着停不下来,你让我和谁打啊?”但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他只是轻轻地说了句:“你们打吧,我去下会儿棋。”瞥了一眼那几个男生,便进了教室。

     这时胡来他们刚好下完第三局,胡来看柳如默进来便马上站起来示意让他来玩。柳刚坐下,孙诺凡便来到棋桌旁,眼睛看着棋纸说:“你们下,当我是空气就好啦!”孙诺凡的到来让柳如默很开心,柳正担心她不会来教室呢!如果观棋不语的人是真君子,那孙诺凡可以算一个,几盘棋下来她连一个标点符号也没说过。

     “你也会吗?”柳问孙诺凡。

     “嗯,会一点点!”孙诺凡微笑着害羞地回答。

     “要不你和参谋下吧?”苗泽理解柳如默这样问的意思,便附和着提议道。

     “嗯,来来来,让我会会你!”柳如默很感激苗泽的提议,激动地说。

     “好吧,但参谋不可以欺负女孩子哈。”孙诺凡勉强地答应道。

     柳如默和她一边下棋一边聊天,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荣幸,他是唯一一个有机会和这位才女下棋的男生。柳已不再为之前没和她打成羽毛球而遗憾,现在心满意足了!

     下了几盘后,汤圆终于打完也来到棋桌旁。孙诺凡见她过来便说:“来,我们两个下他一个。”汤圆之前和柳如默在体育课上下过几次,觉得自己的加入不算是欺负柳如默,便默许了她的提议。

     “老班来了!”他们刚开始下,有人大喊了一声。她俩赶紧帮柳如默收起棋子,行色匆匆回了各自的座位。后面打牌和唱歌的也都纷纷收敛,只有电视还开着。过了好一会儿老班还是没来,这时大家才知道刚刚是有人恶作剧。

     抱怨一通之后,大家继续该干嘛还干嘛。教室再度陷入混乱之中,但汤圆和孙诺凡自然不好意思再过来下棋,此刻柳如默恨透了刚刚恶作剧那人,所谓好景不长往往就是像这样有人从中作梗。

     后来柳只好和苗泽下,才刚开始老班突然真的来到教室,但大家都不知道他来了,柳如默他们发现老班时,他已经站在了棋桌旁。

     “哟,你们那点技术么……”他们刚抬头,老班便蔑视地瞥了他们一眼,指着正在慌忙收棋的柳如默和苗泽说道。

     “要不老师和我们下一盘吧?如果我们输了,保证高三毕业前再也不在学校里下!”柳苗被小看后显得很不服气,都很想说。

     柳之前去办公室交作业时看到他和数学老师下过,战术和他本人一样古怪,但柳有信心战胜这个怪思想老头,毕竟他自己也是个怪思想的人。苗泽听柳说过他的棋招也觉得自己能赢。然而,他们始终没有鼓起勇气向眼神正犀利的班主任挑战。此后,毕业前要跟老班下一局象棋便成了他俩的共同梦想。

     晚上的三节课都是自习课,任课教师要改卷,老班要处理分班的事,学生要为明天的放假而疯狂。各有各的忙,谁也帮不了谁!这晚孙诺凡变外向了许多,自习课上柳如默和孙诺凡又聊了很多。这一天是柳如默最难忘的一天,不仅因为玩得开心,更是因为今天是他和孙诺凡交集最多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