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争风吃醋
    电闪雷鸣不断,惊了牛马不算。

     忽明忽暗好不爽快,《冒牌英雄》再不得看。

     思明日,出门何艰?恐今夜,绵雨不绝!

     好一个,雷雨天!令人难眠,又心烦…  …

     雨季放课外假是件很揪心的事,尤其对于柳如默,柳婆家那边一到雷雨天就经常停电,而且如果雨下得太大,通往车站的山路就特别难走。课外假收假的前一晚,雨下得很大,也停了电。柳如默触景生情,写下了这篇日记。

     如果你觉得是词就把它当词吧,反正笔者觉得不是诗!

     最近,柳如默又换了一次座位,所谓换座位,其实只是往后退了一格。因为他想一个人坐,他想一个人坐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是为了减少叶剑琦来找他的阻力。叶剑琦来找他的次数一多,柳发现周围很多人都对她有些反感。像叶这种随便的女生,惹人厌是很正常的。但柳如默还是希望她能想以前那样时时刻刻粘着自己,而不希望她去找柳浩翔,所以他想通过一个人坐最后一排为叶剑琦创造更多机会。

     而且,最后一排有换座位的自由,这样他就不用再为叶剑琦换完座位后会远离他而惆怅,因为他在三组最后一排,而叶剑琦在第一排,这样无论叶换到哪一组距离都差不多。更重要的是,因为柳浩翔在二组最后一排,这样算起来,叶剑琦离柳如默更近的概率要比离柳浩翔更近的大五分之一。0.2虽小,对于柳如默却是个巨大的胜利。

     柳如默为了争夺叶剑琦更多的关怀,心理已发展得有些畸形,都快赶上后宫佳丽们为了争宠而进行的勾心斗角啦!柳的如意算盘没有打错。后来叶剑琦的确经常往他那里跑。这天午睡铃响完后,柳如默还没醒,叶剑琦又来找他了。

     “喂!”叶剑琦说完便朝着柳如默的腿踢了一脚。柳一个人坐,所以他常常平躺着睡。他其实已经醒了,只是早已习惯了午睡后叶剑琦来踢他,所以经常故意装睡等着叶来踢。如果叶不来踢,他宁愿一直睡到上课。因为他害怕自己醒来后看到叶剑琦正站在柳浩翔桌旁,这样他会很难过。

     “起来啦,睡得像个死猪一样!”叶剑琦用手里的笔记本狠狠地砸在柳如默的肚子上说道。柳渐渐坐起来,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努力装出一副刚醒的样子。

     “不要每次来都踢我好不好,很痛的!”柳如默伸手揉了揉被踢的那条腿,看着叶剑琦的眼睛说道。

     “坐过去!”叶剑琦没有回应,瞅了柳一眼后命令道。柳如默听话照做,向座位另一端挪了挪。然后,叶剑琦坐了下去。

     “这是我明天要投到校报的文章,你帮我看看!”叶剑琦一本正经地说。柳如默则一直看着她,她每次一坐下去,柳就感觉世界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喂!”叶剑琦见柳还在看着自己发呆,转过头皱着眉头喊道。

     “我不看,我的回信你已经拖了多久了!你自己扒着手指头和脚指头算算。”柳如默把头转向另一边,不耐烦地说道。

     “不看就算了,我拿去让柳浩翔帮我看!”叶说完便起身去找柳浩翔了…  …

     其实他们的谈话也并非每次都这么糟糕。如果两个人都没有惹对方生气的话,叶剑琦去柳如默那里一般都是坐在他旁边和他聊天,和柳如默说的第一句话向来都是:“参谋长,我问你一个问题!”其实也没有什么好问的,就是没话找话说罢了。

     偶尔遇到柳如默旁边的位子被人占用,她会跟那人说:“这个位子是我的,不信你问参谋长”。接着再把头扭向柳如默问他:“参谋长,你说我说的对不对?”。这时柳如默只能答“对”并让那个占座的人让位。接下来是大家都知道的套路:那人会说柳如默重色轻友,但柳如默每次都当作耳旁风。

     似乎每天至少去一次柳如默或柳浩翔那里就是叶剑琦的宿命!如果她所做的笔者前一句里用的是“和”而非“或”,也许这两个姓柳的就不会整天“争风吃醋”了,但她偏偏没有那么做…  …

     有时说到实在找不到话题时,她就开始翻柳如默的手机。每次翻到篮运会时柳如默搭着她的肩膀拍的那张照片时,她都要悄悄把它删掉,但是没用,柳如默早就传到了空间,她删掉柳如默又会去空间下载。所以她才可以一次又一次地删。

     而当她看了柳如默和柯悦珠拍的那张后,总要说柳和自己照那张没有和柯悦珠照那张好,理由是柳如默笑得不自然光线不好什么的。柳如默能感受到她对柯悦珠似乎存在着某种敌意…  …

     因为打不了球,柳如默就得往其他方面寻乐子。前一阵,他竟玩起了小时候玩的风车。有一天上午风很大,柳如默便把自己做的风车对着窗子,默默看着它飞速旋转。这时从卫生间回来的柯悦珠注意到了他的风车,柯见过四叶风车,但没见过柳如默那种两叶风车,就是一根细棍两头粘了两张方向相反的纸那种。于是便很好奇地走过去向柳如默借去观察,她想知道那样简易的风车是怎样转起来的。

     柳如默看出她很喜欢这样的风车,便打算做一个送给她。这天中午饭后,柳便开始准备起了做风车的材料。他先是经过足球场时撇了几支竹子,然后又特意去小卖部买了几支带棍的棒冰,有用的是棍,这种棍质地很轻,而且形状规则,是做风车最好的材料。本来竹子和棒冰的棍一支就够,他准备多支是想多做几个,然后选一个最完美的送给她。做风车用的纸柳如默也要精心挑选,最后柳选定的是一张以她最常用颜色为主色的漫画纸,并用胶袋一圈圈裹起来,目的是让它更结实并具有防水功能…  …真可谓用心良苦!

     做这种风车最关键的技术是挖孔和配芯,由于只有小刀,挖起孔来很不方便,柳挖了好几个才挖圆。配芯指固定风车的轴和固定轴的把柄之间的搭配,试了所有他撇来的竹子都不合适。午睡后,他又去撇了一大支竹才找到合适的。整个过程花了他一个午自习加一个午睡的时间,迫使他缺交了两科作业,其间旁边的霍绍雷一直频频好奇地看他,一直在想他拿着小刀如此认真地弄来弄去,连作业都不做,还满桌的竹叶到底在干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尽管霍绍雷问了几次,但柳一直没有告诉他。他太享受这个过程了,期间老班去教室转过几趟,但他浑然不知。而且即便因缺交作业而被老师惩罚,他也心甘情愿。毕竟这是他第一次亲手做东西送人,还是送给自己一向欣赏的女神,他当然要做到没有任何瑕疵才肯罢休!

     这天晚自习刚下,柳如默的眼球一直锁定着柯悦珠。当看到柯开始整理书本准备离开时,柳赶紧拿上自己事先准备好的风车赶到柯悦珠桌旁。

     “珠珠,我看你挺喜欢我的风车。这个是我亲手做的,送给你!”柳拿出风车一边小心翼翼地递过去,一边欣喜地说道。

     “谢谢。”柯悦珠轻轻地说。说完便伸手去接风车。

     “对了,为了方便携带和保存,我把轴和把柄特意设计成可拆卸的。你想玩的时候这样插上去,玩完要收起来的时候这样拨出轴卸下来就可以了。还有,我在外面裹了几层胶袋,下雨天也能玩,比你之前看到我玩那个强多了!”柯悦珠的手刚伸过去,柳如默马上把手缩回来,一边熟练地演示一边激动地说。

     “哪有下雨天还出去玩风车的?”柯悦珠被逗笑了,从镜框上翻着白眼后说道。这个动作和老班的镜上白眼十分相似。

     “哦,对哦。但是这样它保存的时间肯定会比没有胶袋的长!”柳被自己逗笑了,尴尬地说。

     “好吧。”柯悦珠接过风车放进自己的包里便离开了教室。

     柯走后,柳发现自己心跳得很厉害。他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大概是因为刚刚那个白眼吧!

     “参谋长,听说你给柯悦珠做了一个风车?”叶剑琦知道这事后,特意跑到柳如默桌旁好奇地问道。

     “嗯。随便做了一个。”柳如默担心她生气,特意加了个“随便”。

     “切,人家大雷说你做了一个中午呢!这还随便?”叶剑琦瞟了一眼柳如默后说道。柳瞬间羞红了脸,他想不到霍绍雷会把自己做风车的事刻画得那么贴切。

     “都不为我做一个!哼!”见柳如默不说话,叶又补充道。补充完转身便回座位上去了。

     当柳如默准备另做一个送给叶剑琦时,叶又说自己不喜欢风车,还胡乱说了一通嫌弃的话。现在的柳如默还不懂得女生的口是心非,一气之下竟然真的没再往下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