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陈年往事
    “妈,我还是想回去看看外公外婆…”柳如默在电话里告诉柳妈。

     “你怎么这么不听话?那里已经不属于你了,去了你大舅小舅不会欢迎你的!”柳妈生气地说。

     “我回我外婆家,又不是去他们家,干他们什么事?而且过几日有个初中同学聚会,我去昆明的话,再返回来聚会很麻烦。我车票都买好了,现在已经在北站了。嘟嘟…”柳如默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真搞不懂你那聚会到底有多重要!那你回来把弟弟也带下去过年,他一个人在这边没人陪他玩!”柳妈不知道柳已经挂断了电话,无奈地说。

     聚会是放假前两周才开始组织的,组织来组织去,最终把时间安排在了除夕的前一天。这个时间聚会对于农村人是最尴尬的,因为这天家里的不管大人还是小孩,每一个人都要帮忙为第二天的年夜饭做准备,一般情况下不会出门。而且柳如默大舅刚好在他们聚会的前一天,已经去镇上把该买的年货都买齐了。要是聚会提前一天,或者大舅推迟一天去买年货倒还好。

     这样一来,柳如默又得编一大堆理由让大舅驱车送他去参加聚会。家里有摩托车,但他不会骑。为了不给大舅添麻烦,他最终决定不去了。但这天刚吃完中午饭,负责联系人的同学又一次打电话给他,接之前他就已经想好了怎么应对这位同学的规劝。然而这次这位同学没有像之前那样劝他。

     “柳如默,如果我是你,就算走我也要走着来参加!你知道吗?我向老班汇报我联系的情况时,他竟然第一个就问起你。他问我你能不能来,我告诉他不能后,他好像很失望,然后又详细问了原因。真的,其他人谁也没问,就问了你一个人!来不来你自己决定吧!”联络人激动地说。说完没有给他回话的机会,嘟的一声就挂断了。

     柳还有什么好说的呢,走就走吧,反正这条路初中时已不知走过多少回了,也就3个多小时的行程,就冲老班还想得起他柳如默,再多几个小时也值了。当他正准备出发时,大舅突然想起自己昨天忘了买鱼,一切就是这么凑巧,不枉他为了这次聚会决定回来过年。他就这样搭上了幸福的车,向期盼已久的聚会进发了。

     初中老班对柳如默的到来很是惊喜,看来那位同学说的都是真的。聚会地点就安排在老班家里,去的早不如去的巧,柳赶到时,大家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好像特意在等他似的。这倒让他感觉有些受宠若惊!尽管时间有些尴尬,去的人还是挺多的,吃饭的时候两大桌人把老班家挤得严严实实。对于他们来说,今天才是他们真正的年,而明天的年是属于小孩子的…  …

     今年的除夕夜不像去年那么让人陶醉,人越往大长,年味就越往小缩。大年初一那天下了点雨,路面湿滑,天气也很冷。大家都不想出门,其实即使天气很好,柳如默也没有精力像往年那样带孩子们上山打游击战了。人一长大,似乎就对那些跑跑跳跳的游戏没有了兴趣。大家都围着火炉玩着各自的手机,这个年过得很无聊。

     初二这天,柳如默在八中教书的蕙芹姨娘来串门,偶然间问起他的学习情况时特意问了英语。柳对她撒不了谎,因为各个年级的成绩单教务处都有备份,哪个老师要想查哪个学生的成绩简直易如反掌。但柳对自己和英语老师闹矛盾的事只字未提。知道柳如默的英语成绩后,顾蕙芹大吃一惊,她没想到她让自己好朋友虞丽娟关照出来的结果会是这样的,她此刻对这位好朋友失望极了。

     八中刚建校时,虞丽娟和顾蕙芹同一年来到这个中学任教,两人都教英语,且一起当过同一届学生的班主任,他俩所教班级的英语一直在年级上不相上下。又在同一个办公室备课,一来二去就成了彼此在学校最好的朋友。后来虞丽娟因为请产假才从顾蕙芹那届调到柳如默这届。

     顾蕙芹知道柳如默和他表妹要来八中的消息后,马上打电话问到了虞丽娟所教的班级。然后她就把柳如默安排在177班,把柳如默表妹安排在171班。因为171是文科重点班,177是理科重点班,她知道柳如默理科思维好,他表妹擅长文科。柳如默就是这样拜在虞丽娟麾下的。这本是顾蕙芹下的一步妙棋,没想到被柳如默搅成了臭棋。

     说实话,高一时,柳如默觉得虞丽娟是个极其负责任的老师,尽管她语法讲得很烂,而且有时候做事很过激。但柳如默她还是蛮敬佩的!  因为负责任也是柳如默的天性,他能理解老师因为对同学们负责任而做的一切过激行为。甚至当部分同学因虞丽娟每天换一套衣服、款式从不重复、讽刺人讽刺得很难听,而给她起了个“小贱”的绰号时,柳如默还公然反对过这个绰号。谁也想不到后来会闹成现在这个样子!

     说起虞丽娟的衣服,大家以前经常就她衣服的来源进行过激烈的争论。有人认为是租来的,有人认为是买来的,有人认为是借来的…  …每种说法对应的理由都有些道理,所以谁也不服谁,争来争去也没个结果。由于大家都无法验证自己的的理论,因此这个问题至今仍是个谜。

     之后的几天里,天气开始转晴,而且一日晴过一日。村里很多像柳如默这么大的青少年都纷纷学起了摩托。柳如默想起前几天聚会那天家里有摩托自己却不会骑的无奈后,也加入了学摩托的队伍。会骑自行车的人学摩托非常快,因为省了控制平衡这步,只要学会控制油门,基本也就可以算学会了。

     柳如默正好小学时一个偶然的机会学会了自行车,因此别人学了好几天还没学会的摩托,他竟然才练习了一天,第二天就能骑去很远的地方溜达啦!但对于他学摩托这事,柳婆柳公一直很反对,他们觉得他还小,担心他摔伤自己。

     你也许不知道,在那穷乡僻壤的小山村,一切机动车都是不安全的。一不小心,不是翻在阴沟里就是掉到公路旁边的地埂下。何况骑摩托摔伤的人柳婆柳公都不知医过多少了,他们虽然没有亲身体验过,却目睹了许多摔伤后的惨相。但柳如默偏不听,非要学。

     柳婆柳公的担心并无道理。学摩托这事,学过的人就知道,不会的时候看都不想看一眼,而等你刚学会之后,一看到摩托就想骑。学会的第三天,柳如默想趁还没开学好好过把瘾,于是便骑去了更远的地方。一开始一切顺利,所以他越骑越快。

     这时,突然在一个转弯的地方迎面开来一辆汽车,乡村的路虽狭窄,但转弯的地方很宽,本来可以顺利通过的。但由于摩托的速度太快,而他刚学会基本没什么技术,一看到汽车迎面开来,他一下子乱了套。本该踩刹车的,急急忙忙踩成了换挡器,然而又怎么用力也踩不下去。之后他就更慌了,眼看来不及踩刹车,他只好硬着头皮试图来一次急转弯。

     毕竟刚学会,眼看错车马上就成功了,却因没有扶稳龙头一个马爬就摔在了地上。摩托和人都在地上滑了一大段距离才停下来,幸好这段路没有碎石,摩托没有刮伤,他也还能动,说明并没有伤到骨头,只是手臂被地面擦破了一大块皮,没有流血但足够让他痛得大喊大叫。而汽车司机却开着车头也不回地走了,他不想招惹是非,并且也不是他的错。

     柳如默喊了一阵,站起来检查了一下摩托后,赶紧往回骑,手臂痛得实在受不了,他想马上回去上药。回来后,他不敢让外公外婆知道他摔到的事,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用衣服盖着手臂,悄悄进屋拿上消炎药和纱布跑到厕所里自己处理了一下。之后就再也不敢骑,他终于意识到这东西真不像骡子那样容易驾驭!

     虽然刚摔到时没什么感觉,但快开学这段时间,柳如默感觉自己的腰有点不对劲。睡觉和起床的时候偶尔会有疼痛感。说起他的腰,那已经是老毛病了。

     柳如默很小的时候,有一次他在山里玩,不知是谁家的骡子突然发狂从山上往山下跑,而这时他正在小路中间,柳婆在地里干活,当她注意到有骡子跑下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去抱开柳如默,她只好在地里拼命的喊着柳如默的乳名,希望他听到后能自己躲开这匹骡子。

     柳看到骡子向自己冲过来,瞬间吓哭了,本来他只要往旁边的地里一跳就能避开这匹骡子,然而,他实在太小,小到不知道该如何避开迎面而来的骡子,竟然掉头往往骡子将要跑去的方向跑。天哪,他竟然想和这匹大骡子赛跑!而这时他的哭声和外婆的喊声,使这匹受惊的骡子更加狂暴起来,那么小的柳如默怎么可能跑得过发狂的大骡子呢?

     骡子瞬间就在外婆的哭喊声中从柳如默身上飞驰而过,把他重重地绊倒在地上,幸亏骡子没有踩到他的身体,他才捡回了一条命,只是摔破了手和脸,否则就不会有后来的故事了!从此,他就落下了一个腰痛的病根,但随着柳如默不断长大,他什么活都能干,除了弯腰时间太长会有些酸痛感,其他时候不管干多重的活都一切正常。但这几天的疼痛使他不得不猜测,也许是这次摔跤把原来的腰病加重了。他多么希望自己的猜测是错的!因为若真是这样,意味着他近期打不了篮球,然而下学期的篮运会他正想大展手脚呢!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  …

     寒假只有23天,今年的元宵节和情人节是同一天,这天刚过,一转眼就开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