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待训时光
    报到的后两天,是专门留给大家适应新环境,认识新同学的。

     虽然严格按照学校的作息时间上下课,然而上课和下课的区别并不大,最大的对于某些人来说也是唯一的区别就是上课时间钟声间隔较长,下课时间间隔较短。唯一来过教室的老师就是报到当天那个头发凌乱,脑门倍亮,眼神犀利,满脸皱纹,微微驼背的糟老头子,也就是177班班主任。也只有他来的时候教室里才稍微有点上课的样子,他一走,大家该干嘛还干嘛。

     外向的同学已经和前后桌聊得热火朝天,其中上官云的声音特别显耳;不特别外向的同学开始传纸条,互留QQ号。其实,用纸条的方式交流要比直接进行口头交流强得多,因为纸条形式可以聊一些更加深入和*的话题,而且不用考虑当时是上课还是下课,也不会打扰到其他人。

     “来到八中,我希望大家首先记住学校两个雷打不变的时间。第一个是午睡时间,每天都要睡,睡不着也得睡。如果你在午睡时间走在我们八中的校园里,我保证你会怀疑我们学校放假了;另外一个雷打不变的是19:00至19:30的新闻时间,你们可以不看,但电视不可以不开,而且不可以不放新闻!告诉你们,就这么严格!”这是班主任第一天来督睡时说的,其言辞慷概激昂,手势激动不已。

     柳如默本质是外向的,也爱交友,但他这两天的表现给人的印象却是内向的,除了吃饭和上厕所,他几乎就没离开过座位,不停地埋头练字,这是他从初中带来的习惯,即便假期干完一天的农活后,晚上他也要习惯性地写上一页小楷才能安然入睡。他报到当天来得晚,只找得一个相对靠前的座位,其实这个相对靠前的座位和倒数第一排仅有一排之隔!

     柳如默的同桌就是报到当天在宿舍里讨论班主任的傅涛,就睡在他的上铺。两人很少说话,只是在吃饭回来时相互点点头并传达一个友好的微笑。

     正如正义从不缺席,只是偶尔迟到一点,柳如默的外向也没有缺席。当柳如默知道这个班不仅有他的两位小学同学,还有好几个初中校友也早对他有所耳闻后,突然变得很外向。上课转前转后和同学攀谈,下课还去教室外的阳台上继续和阳台上的同学没完没了拉家常。他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前后桌和同桌一时间有些不适应,跟昨天比起来反差实在太大,简直判若两人!

     小学,他那聪明劲让很多同学受不了。他撒个谎撒得跟真的一样,老师被骗后不但不惩罚,还会安慰他几句!其他同学见他撒慌撒得天马行空,总能在老师面前蒙混过关,而自己却总在撒到一半时被老师当场拆穿,并罚去蹲马步,自然对他欺师瞒长的德行很是不满,还声称不和他这个欺骗老师的人做朋友。

     “你们不也天天骗老师吗?你们只不过是被老师看出了破绽,怎么就只有我一个人在欺骗老师了呢?”小柳如默常在此时表示出极大的不解,在心里反问道。

     大概那时的他们认为:谎言如果没能被拆穿就是欺骗,而被看出破绽的谎言就是投诚吧!

     初中,他还没迷上网络游戏前,成绩在校名次表上一直名列前茅,而且经常去办公室找各科的老师探讨问题,所以除了同班同学,认识他的人比他不认识的还多!总体来说,他就是那类走在校园里很多人给他打招呼他却不认识对方,跑在球场上英姿飒爽时场下一堆为他加油的人中他认识的不超过1/3的公众性人物。

     不知高中的他又会是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