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情窦初开
    秋天接近尾声,桂花也凋落得所剩无几。校园里除了常青树,大部分草木都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以路道为清洁区的班级最近正是最忙的时节,每次打扫都要带走满满一大桶落叶。打扫的人不会多想,在他们眼里,只要是路道上的东西,一律是他们清扫的对象,落叶此刻在他们心里和垃圾没什么两样。

     而路过的人可能会想,落叶还没落下来前,大家都把它们当作风景来欣赏,后来它们落在道路上,既不影响人来车往,又不会让校园变脏,事实上对道路还有一定的装饰和保护作用,若是有人跌倒,它们还有一定的缓冲作用,怎么就成垃圾了呢!而且即使要扫,等它们全部落完的时候一次性清扫不行吗?为什么非要每天左一遍右一遍地打扫又左一遍右一遍地看着它们落下来呢?世界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比如他们就没去扫落在道路旁泥地里的叶啊,所以要怪就只能怪它们飘落时选错了风向,被吹到了它们不该去的地方!

     有的时候,垃圾不一定是垃圾,可能只是放错位置罢了。就像这些路道上的落叶一样。

     一场考试过后,有人被刮目相看,有人继续默默无闻。柳如默高估了自己的影响力,其实这次考试并没有让同学们对他有什么异样的看法。想想也对,这种时候每个人最关心的永远是自己,没有人会整天把目光集中在别人身上。但罗娅超越了这个世俗的束缚。

     最近,罗娅虽然没有再每节课守在楼梯间。但她和柳如默见面的次数绝不比以前少,要么在小卖部,要么在食堂。每次课间操的时候,她总是和自己班的同学换来换去,非要站在柳如默旁边,柳哪怕多看她一眼她就会心花怒放。见面的次数多了,他们偶尔会聊一些比较*的话题。

     “我觉得罗娅一定是喜欢上你了!”星期天下午打篮球时,苗泽将球传给柳如默,一本正经地说。

     “别乱说,她应该只是欣赏吧!”柳把球又传回去,有些羞涩地说。

     他对这个女孩也有一种特别的感觉,说不来是喜欢还是欣赏,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感觉跟汤婉如给他的不一样。很巧,他们打完球回宿舍休息时,刚打开手机便收到了罗娅的短信。大致内容是分享在她爸来城里接她回家途中的喜悦心情。柳又登上QQ后发现,一周以来,罗娅几乎每天都会给他分享一点心情,有快乐的,也有悲伤的。

     “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我啊?”思来想去,他实在不想再这么含糊不清,便直截了当问罗娅。

     “我对你很有感觉。”罗娅不知该如何作答,过了好久才回复。

     “感觉我也有。”柳如默想了很久也不知该如何回复,这个回答太含蓄,他也不好意思继续追问人家,索性照她的套路出牌,闭上眼想了很久才回。然后罗娅回复了QQ表情里排在第一位置上那个,柳如默没再回复,下了QQ躺在床上静静思考刚刚的回复合适与否。

     幸福在他不经意的时候破窗而入,吓坏了这个涉世未深的少年!

     尽管开学时班主任多次强调不可以带手机进校园,但如今这年头,时代变了,要想打造无烟校园不难,但要想打造无机校园,那简直是痴人说梦!其实很多人都带了,只是害怕被罚去洗冷水澡,平时都藏在枕头底下,星期天下午再拿出来玩。星期天下午是这个县城所有高中学校约定俗成的“周末”。有一次,班主任趁大家上着晚自习,悄悄溜进宿舍搜手机,欧阳墨琪的手机很不幸地被搜了出来。

     “这是谁的手机?”这晚班主任拿着手机来到教室,一进门就举起手机问。

     “老师,是我的!”过了好一会儿,欧阳才慢慢站起来回应。

     “去卫生间打盆水来!”班主任指着讲台旁边的盆说。

     欧阳听话照做,拿着脸盆出去了。大家都在猜想班主任到底想干嘛,还记得报到时班主任那番话的同学都在脑补一会儿洗冷水澡的情景。欧阳出去后,他开始拆手机,取出里面的卡后又将后盖装上。当他做完这一切时,欧阳也打水回来了。

     “盆放这,拿好你的卡,课外假自觉拿回家去!以后别再让我看到!”班主任突然变得很严肃,说完便把手机扔进了盆里,这时大家才恍然大悟,原来报到那天他说的“发现玩手机就拿去洗澡”就是把手机扔水里泡掉,而不是罚人去洗泠水澡。

     “回去坐着,就让它在这泡着,值日生明天处理掉……”班主任又补充了很多话。这事过后,他的威信瞬间暴涨,成功震慑了177班所有玩手机的人……

     马上立冬了,各高迎来了举行田径运动会的季节。宣威八中的田径运动会一般都定在立冬前后举行。这是柳如默第一次参加运动会,初中从没有举办过,据传闻说是因为前几届的某个学长扔铅球不小心砸伤了一位老师,从此以后校领导便取消了这类活动。

     运动会前一晚,班主任却把运动会总指挥的任务交给了他,他又欣喜又担忧。欣喜的是,这次任命意味着班主任对他的态度彻底从考核状态转为信任状态;担忧的是,他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担心自己会把事情搞砸。

     太阳公公温和地抚慰着足球场上的一草一木,湛蓝的天空下,一片云也找不到。校园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就连风吹草动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午睡时间,柳如默带着177班一大队人马来到足球场上,准备选拔接力赛选手。

     “各…就位,预备,跑!”柳如默喊道。大家健步如飞冲过了终点线。

     “参谋长,她们说叶剑琦刚刚抢跑了!”上官云趁叶剑琦不注意,悄悄凑到柳的耳边说。

     “嗯,我看见了。不过对于短跑,抢跑也是一种获胜的技巧,而且你发现没有,她后来的速度并不比其他人慢,我打算让她跑第一棒!”柳坚定地说。有些反感这样的耳语,况且耳语的内容是别人的坏话。

     “不行吧?这样其他女生会不服气的!”上官云连忙反驳道。她没有想到柳竟然不顾这么多女生的反对,尤其没有顾她生活委员的反对,坚持选用了叶剑琦。

     叶剑琦是个能歌善舞的藏族女孩,军训时曾为大家表演过一段歌舞。时而内向时而外向,连她的闺蜜何梦楠也捉摸不透她。柳至今还没和她说过半句话。

     此后,每天一到午睡时间,177班的男女生接力赛选手就会在柳的带领下准时出现在足球场上。跑不是柳所擅长的,他只是在一旁一边指挥一边给他们加油打气。

     因要操心这些琐事,他最近老是缺交作业,尤其是数学作业,别人做完的习题册他总是连名字都没写。这天训练完回来,紧接着恰好是数学课,一向不发作业的何老师竟然发起了作业。

     “没有发到作业的同学来你们班主任办公室一下,要快!”何老师发完作业后说。说完便迈着大步走出了教室。直到这时,柳才如梦初醒地想起来,他又忘了今天要交数学作业。看到上官云站起来后,他才后知后觉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尴尬地追出了去。

     刚到办公室,柳如默就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何老师提前准备好了一根电饭煲线,看样子已经等了好久了。没等柳如默站稳,何老师已经扬起“鞭子”向他走过来。柳如默脑子里突发一连串的拷问:怎么高中了还兴打人?不会是吓唬人的吧?不会连和我一起进来的上官云也要打吧,她可是个女生耶?

     上官云为运动会筹备所需物资,又经常随柳如默他们一起去玩,因此也经常缺交作业。今天他们算是成了难兄难妹啦!

     柳如默还没拷问完,第一鞭就重重地落在了脊背上。他刚想解释缺交的原因,话音还没落,第二鞭又落了下来。泪水迅速在他脸上拉出两条泪沟,心里瞬间憋出无尽的委屈。堂堂运动会总指挥,为了班级尽心尽力,全是因为组织训练才缺交了几次作业就被拉来打一顿,而且还丝毫不理会他的解释,这委屈搁在谁心里谁都受不了。

     “我是为了组织班级的接力赛训练才缺交的,不是我不想做!难道要我抛下这些事不管吗?我可做不到,我的原则是居其位必谋其事,我的原则高于你布置的所有作业!况且恕我直言,读了十几年书,你是我见过的讲课讲得最差的数学老师!”柳的心咆哮起来,正在心里为打下一鞭后的爆发准备台词。幸好第三鞭没有落下来,否则真想不到他还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而站在旁边的上官云,还没轮到她就已经吓得瑟瑟发抖,哭得稀里哗啦。又因是女生,何老师遂网开一面,只在她手上轻轻敲了两下以示“公正”。

     柳如默军训期间就第一个挨了小黑教官两鞭子,现在又首当其冲领教了何老师电饭煲线的威力。他大概是这届新生中第一个在如此短的时间里被打了两次的人吧?

     何老师大发雷霆时,班主任也在场。但他一句话也没说,甚至看也没看一眼,只是默默坐在办公桌前备课,假装此事与自己毫无关系。但这天晚自习,他把柳叫到办公室安慰了一番。班主任是出于对他体委这一职务的考虑,担心他因为这次委屈冷落班级事务。

     做个高中班委还真不容易,不认真要遭同学的白眼,太认真又要遭任课老师的白眼。当你拿班委作为成绩下滑的挡箭牌时,恐怕也只有班主任会稍加理睬!

     不管怎么说,老师都是为大家好,和班委都是为班级好一样。我们没有必要把两个好放在天平上比轻重,重要的是要想办法保持天平平衡。这样才能既讨好同学又讨好老师,才能做个愉快的班委。

     太阳公公已经好久没有露过面,远处田野里的飞禽走兽的也很少出没,东山顶上偶尔能看出一些冰封的迹象。这说明冬天真来了。

     立冬前一天,八中的运动会如期举行,为期三天。接力赛的训练没有因为挨了何老师的打而有所松懈,该准备的器物也被上官云安排得妥妥当当。一切顺利,但结果不如人所愿,总成绩没能拿到名次。只是接力赛由于训练得当,三个接力赛都拿到了名次。

     “叶剑琦,你跑得真快!”叶剑琦跑完后,大家围着她夸赞道。

     “是啊,小琦你太棒了,她们还没开跑,你都快跑完了!”上官云扑上去抱着叶剑琦激动地说道。

     其实,大家都看出了她抢跑……

     “我们班配合起来的发挥比个人发挥要好,好的配合是团结的象征,军训和广播体抄BI赛也需要配合,这些需要配合的我们都拿了奖。所以我觉得我们班是个非常团结的集体。”柳在办公室向班主任总结道。

     运动会这三天里,柳每逢自己班没有赛事就约着汤婉如和燕凌娇去和男生们打羽毛球。

     “汤圆,我们一组吧!”柳如默跑过去对汤婉如说。

     “不行,你们一组我们就不玩了!”傅涛将球拍仍在地上,愤愤地说。

     “你们真心不能分在一组,你们一组的话,我们即便随意搭配,任意挑选,也没有任何一组能打赢你们。”苗泽微笑着说。

     “你们真没出息,人家默契有错吗?呵呵呵…”燕凌娇瞅了他们一眼,笑着说。

     在其他人眼里,他们简直是黄金搭档,完美配置。在玩游戏上,大家都讨厌像他们这种没有缺点的组合。游戏上的默契往往能增进两个人的感情,关系的密切又反过来增强了两个人的默契。

     渐渐地,柳如默和苗泽不再像以前那样经常走在一起,燕凌娇最近也很少和汤婉如一起出没在校园,大家倒是经常看见柳如默和汤婉如像连体婴儿一样整天形影不离……

     在那个年代,如果一男一女表现出很亲密的关系,旁边一定会有人认为他们是男女朋友关系,并大肆宣扬。史锦阳就是这类人中的典型代表。

     史锦阳本身就是一副男生的性格,再加上留了一个男生的发型,把自己的大大咧咧放大了不少,很多人第一眼看她都在猜测她的性别。柳如默天生不喜欢这种性别不明显的人。

     刚开始上课那会儿,值日生还没排出来,黑板都是自愿擦的。柳如默也擦过几次,有一次,史锦阳行色匆匆从外面跑进来,在大家喊“老师好”时,她突然惊奇转过头大声问柳:“黑板是你擦的?!”老师听见了她的声音,一脸懵逼地瞥了他们一眼。不禁心想:他擦的就怎么啦?他擦的我就不能在上面写字了么?

     她这一问,使柳突然想起了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那时他还用着柳佳皓这个名字。当时正值同学们打弹珠的季节,他是这些同学中最入迷的一个。周二恰逢他值日,下午第二节课前语文老师,也是当时的校长早早就等在了教室门口,当他和一起打弹珠的小伙伴们一起跑进教室时,校长已经先他们一步进了教室,一看满黑板的数学公式,本来一脸笑意的他突然严肃起来,放下课本有些生气地说:“今天谁值日?赶紧上来擦掉!”说完便走出了教室,意在让出讲台让值日生上来擦黑板。

     柳佳皓刚走到自己的座位旁正准备坐下,班长就朝他喊道:“柳佳皓,今天是你值日,还不赶紧上去擦黑板?!”柳这才恍然大悟,赶紧跑上去拿起擦子画了几个螺旋弧线就算擦完了。然后尴尬地回到了座位上,他刚坐下,老师便走了进来,象征性地看了一眼黑板后勃然大怒地吼道:“值日生上来重新擦一遍!怎么擦得像狗舔的一样!”

     他被校长的眼神吓坏了,在座位上怔了一会儿后又马上小跑着上了讲台,这次老师没有走出去,而是站在旁边看,他想看清楚刚刚像狗舔的黑板是如何擦出来的。柳佳皓本来个头就小,在老师的监督下由于战战兢兢擦得很慢,而且因为擦子很脏,擦过一遍的比没擦过的地方还脏,老师看不下去便命令道:“脱下衣服来擦!”

     柳觉得万分为难,此刻已是满脸泪痕。当他正在犹豫要不要脱时,校长又吼了一声:“我让你脱下衣服来擦!没听见吗?”柳的泪水更加汹涌了,他不敢再挑战校长的底线,于是真的脱下外衣擦了起来!

     效果真不错,衣服擦过的地方瞬间变得像新的一样。这位校长给他留下的的印象很深,从那以后,无论何时擦何处的黑板,他都要擦得让老师看起来像新的一样才作罢。这就是为什么史锦阳一看黑板就能猜出是他擦的……

     史锦阳这一举动使得柳如默对她有些反感。还有一次,她偷看了汤婉如的日记后,竟然当着全班的面大声叫了汤婉如一声“参谋长夫人”,使得柳如默和汤婉如都很尴尬。更严重的是,从那以后,汤婉如有意在回避和柳走在一起,也很少再跟柳一起玩羽毛球。从此,柳如默对这个史锦阳厌恶至极,只是因为她是好朋友的闺蜜,才一直以礼相待。

     “参谋长,你有没有发现,军训结束以来,我们班人,男生都叫你参谋,女生都叫你参谋长,我们都快忘了你的真名了”燕凌娇笑着对柳如默说。

     事实的确如此,有时外面来个人找柳如默,如果跟177班同学说他的真名,那同学还得经大脑处理一下,回忆回忆看有没有这号人物,但如果说这个绰号,不用反应,那人肯定马上就能答复人家。两个绰号比起来,柳如默更喜欢“参谋长”,俗话说得好,参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

     绰号看似只是一个代号,其实它里面蕴含着很多东西。给你个绰号代表有人在乎你,有人经常会叫到你,如果你的绰号完全取代了真名,要么说明你的真名喊起来真的很别扭;要么证明你的人气爆表了!

     熟悉起来后,班里大部分人就连班主任都有了外号。班主任外号老班,汤婉如外号汤圆,燕凌娇外号饺子。号如其人,汤婉如爱笑,经常安慰鼓励别人,性格就像汤圆一样圆润;燕凌娇时而温和时而严肃,和饺子一样既有圆润的地方也有棱有角。柯悦珠外号兔子,兔子的来历是有故事的。汤婉如初三时转学来到八中便认识了柯悦珠,体育中考那天,操场上一片混乱,汤看到柯穿着一套粉红色的运动服在操场上一蹦一跳,阳光而优雅,笑起来时露出两颗洁白的门牙,格外显眼。汤对那天的情景印象深刻,便给她起了这个绰号;苗泽外号土贼。还有两个貌似双胞胎经常在一起的女生分别叫作大乔和小乔……

     只是他们的绰号暂时还没有哪一个能像“参谋长”那样具有广泛的适用性。